【2019-04-19】
清晨五六点钟,夜色的神秘悄悄褪去,天边出现了一道道若隐若现的鱼肚白。厂区的道路两侧,水红的、嫩黄的、洁白的虞美人,在微风中摇曳生姿。石叶楠球顶着一颗红色的脑袋,贪婪地吮吸着温润的空气,黄色、紫色、粉色雏菊也在人行道旁静静地绽放。相对于白天的喧闹,我更喜欢此时的恬静。看着这万紫千红、朝气蓬勃的花花草草,我心之宁静与对美好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