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钢城文苑】柿子红了
发布日期:2018-11-26    作者:王宏刚    
0

最近借着休假的时间,回了趟老家,被村庄周围的田埂上、崖边上还保留着的柿子树所吸引,满树上火红的柿子挂在枝头,像一盏盏小灯笼一样挂满了枝头,为初冬填上了红艳艳的色彩,吸引了老少的眼球。立冬后,饱经风霜的柿子才有甜头,此时正是采摘柿子的最佳时期,我不禁的走向村边的柿子树下。

一盏盏小灯笼站在枝头,为所有的落叶送行。枝头上熟透了的柿子红的发亮,晶莹剔透的美极了。他们这些柿子小精灵好像比谁都清楚“落叶归根”的道理,于是在这枝叶分离的时候,他们没有沮丧,没有消沉,反而决定要高高兴兴的为枝头上的每一片落叶送行。每当枝头上的树叶随风飘落的时候,所有的柿子都会在微风的吹动下谨慎的摇晃整个枝头,跟随着落叶一起翩翩起舞,好像在与正在飘零的树叶对话,向归根的宿命轻轻的回收告别。走近柿子树下,满地上都是柿子树叶,厚厚的、软软的,风干了的叶子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响,好像为大地盖上了一层厚厚的“棉被”。同时也是为采摘柿子时做好了充分的准备,树上掉落的柿子掉落在厚厚的叶层里,捡起来完好无损,这或许也是落叶在“化作春泥”之前,对柿子果实的最后一次保护吧。

一盏盏小灯笼站在枝头,让冰霜走进心里头。人们都知道:不经过霜打的柿子不甜,不经过严寒的梅花不香,这也许就是诠释了“成功需要努力”的意义。柿子只有立冬后,经过白霜侵打,经过寒气风干,饱经风霜的柿子才能真正的发酵出来自内心深处的甜。在晴朗的天气,每天早上起来,都会发现柿子上沾了一层厚厚的白霜,这些柿子不急于将这些冷霜融化掉,而会竭尽全力的将附着在自己身上的寒霜全部吸收,一点点的吸收,慢慢的渗透,直至冰霜完全激活柿子内心深处的甜味,此时的柿子已不再酸涩,反而成为皮薄肉厚微甜的极品。

一盏盏小灯笼站在枝头,尽享被收获的喜悦。因为柿子树的树枝非常脆没有韧劲,柿子一般都会长在树枝的稍部,上树摘柿子,树枝就无法满足一个成年人的重量,为了解决这一难题,村里人摘柿子往往都是用长竹。最简单的就是在长竹竿的一端将其劈开,在中间夹一细小的树枝,但这样的工具会出现夹不稳的情况,人们就不断的摸索改进,这些长竹竿被加工成各式各样的摘柿子工具,摘柿子变成非常方便的事情了。别小看着普通的长竹竿,他可是一代代农民聪慧的结晶。收摘柿子是一份技术活,需要熟练的手法和足够的臂力支撑,同时还需要两个人相互配合,一个人负责夹柿子,一个人负责收捡,共同完成这采摘工作。

当柿子红了的时候,我总会翻开记忆深处的柿子情怀,如今家乡的柿子树虽已不多见,但记忆里的柿饼、柿子糖、柿子酒一直都在。(计量检验中心第三党支部  王宏刚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