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钢城文苑】一碗米面里的浓浓乡情
发布日期:2019-01-03    作者:李晓楠    
0

  随着经济的增长,快递行业的飞速发展,现在想要吃全国各地的美食犹如囊中取物般便捷,只要手机上轻轻一点,美食便会叩响门铃。做为吃货的我,虽然去的城市不是很多,但是每到一处我必定寻觅藏身在小街深巷的特色小店,这些小店没有联锁没有加盟更没有装潢考究的门店,却有着最具地方特色的舌尖美味。就像我们韩城的薛家杂粮,普通的家常味道却能唤醒许多人尘封在记忆深处的回忆!

  每次休假回韩城时,我总会光顾他家小店把自己喜欢吃的面食吃个够,在众多的面食中最喜欢的莫过于那碗暖身暖胃的米面。在韩城秋冬两季,土生土长的韩城人最喜欢吃的饭就是米面,这不仅仅是一种习惯,更是一种精神依赖。外面秋雨打窗,屋里吃着热腾腾的米面,那叫一个舒坦。

  小时候我家米面做得最好的大厨就是奶奶,她做的米面面条劲道不绵软,米汤入口爽滑味留米香。记得奶奶曾说过,吃米面的面条以手擀面为最佳,米面和面要和硬面,和好的硬面要经过三揉三醒才可以用于擀面条。在和面醒面的过程中,穿插着熬制汤料-米汤。熬制米汤必须选用优质的陕北小米再配上黄豆,大火滚锅,小火慢熬,熬出来的米汤稀稠适宜。熬制米汤的同时择洗干净时令蔬菜,白萝卜切条、南瓜切块、豆角切段,香葱、香菜、蒜则需要切得细小一些,泼油炝锅用。如果秋天吃米面,还可以掰一穗嫩包谷,用刀切下玉米粒,加入米汤锅里一起熬煮,煮出来的米面透着一丝香甜别有一番风味。

  米汤熬好,一切蔬菜佐料配备齐全,下一步就是擀面条了。小时候看到奶奶擀面条是那样的行云流水,擀出来的面形状规则,薄厚匀称,只见奶奶用擀面杖把整张面片卷起前一下后一下就像折扇子一样,一折一折的折成手掌宽窄的长条,这时她左手手掌放平,压在面上,右手持刀,随着右手进左手退,一阵"嚯嚯嚯"的刀切声,长条面变成了细细的韭页面,一根一根粗细均匀,整齐的排列在右手后方。

  这时鼻子尖的韩城人,已经闻到那一缕忽远忽近的米面香味。锅开先煮准备好的时令蔬菜,当蔬菜煮到半熟时再下面条,下面时要抖掉面条上的面扑,防止锅里汤过于黏稠影响口感。随着面条在锅里上下翻腾,另起炉灶架锅烧油,花椒、辣椒段入锅炝出香味,这时把煮好的米面盛进大老碗里,在面上放上香葱、香菜、蒜蓉、五香粉、辣椒面、盐,再用勺子盛热油泼在上面,随着"滋啦"一声,一股青烟弥漫,满屋子都飘着热油碰撞佐料幻化出的最香味道,如此这般一碗热乎乎、香喷喷的米面就可以享用了!

  米面在六七十年代的韩城被称为穷饭,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它能让一家子热热乎乎的填饱肚子,挨过一个又一个严冬;改革开放后,家乡的经济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米面成了韩城人嘴里的富饭,它的粗细搭配原始烹饪,让人们能够吃的舒心,吃的健康!

  身在他乡的我时常想念秋冬季节奶奶做的那碗米面,自己也曾按照奶奶教过的步骤做过几次,总没有奶奶做的好吃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我知道缺少的恰是那一瓢黄河水的味道,缺少的恰是那份浓浓的黄土情!(设备管理中心  李晓楠)